德阳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莫高窟壁画的平面造型艺术

发布时间:2019-10-13 06:26:15 编辑:笔名

  莫高窟壁画的平面造型艺术

  姬如

  敦煌壁画的平面艺术,是敦煌美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传统宗教绘画,敦煌绘画在平面造型艺术上囊括了佛教史迹画、飞天神道画、生产生活画、建筑画、供养画、本生故事画(说法图)、经变化画,以及事物图案、藏经洞遗画等15个主要类型,统计命名的达700多幅,绘画技法有74种之多。通过这些内容宏富的壁画作品,我们得以窥见中国传统审美观念与古代平面造型艺术之间的相互作用和影响。

  亭台楼阁,宛若古代建筑造型艺术画卷

  敦煌莫高窟壁画中,保留了大量的中国古代建筑壁画。虽然壁画的平面布局与建筑实物存有差距,但仍能让我们得以欣赏到建筑平面造型艺术在中国古代建筑中的运用。

  敦煌壁画中,表现建筑的壁画有50多幅,堪称一幅完整的中国封建社会中期建筑造型艺术画卷。如172窟、197窟的城门壁画,在视觉上,通过几何透视法将城内城外人物用城墙分隔开来,墙体墩台用城砖线条进行渲染,城门、城楼比例合理,城门的纵深感明晰可见;又从197窟城墙壁画可以看出,作者设计若干平行横线来表现墙体的夯土层,这与西安唐城考古发现相吻合。

  第61窟所展现的庭园仙乐图,在构图上较好地处理了景深的关系,小桥流水环绕庭园,围栏环河而设,从中可以看出护城河在古代置城的运用;庭园内亭台楼阁、绿树成荫,众仙或奏乐,或飞升,鸟鸣当空,一派和谐景象。这种构图意识在第148窟的溪桥图、158窟莲花台基栏杆图、217窟等石窟的壁画中都有体现,展现了画者高超的构图技巧。如第148窟壁画中所展现的台阶,上下踏道、辇道等构图比例合理,这种风格的建筑实物在北京故宫、曲阜太庙等古代建筑至今还能看见。

  第296窟(北周)因缘故事建筑画中,就有一个歇山顶式建筑,屋顶分上线两端,视觉上以左上部45度视角构图。据专家考证,这种建筑图画在敦煌莫高窟中仅此一窟。据研究,这种屋顶由上段悬山屋顶与下端庑殿顶构成,有日本奈良法隆寺飞鸟时代(七世纪)玉虫厨子的屋顶实物可见,国内仅见于山西霍县东福昌寺大殿。由此不难看出,敦煌壁画的建筑平面艺术的传承不息及其对后世平面设计的影响。

  纹饰藻井,线条丰富,图案精美

  凡是看过敦煌壁画的人,无不被其精美绝伦的装饰图案所折服。从类型上看,敦煌壁画的装饰图案大致分为塑像服饰装饰、洞窟背景装饰和建筑装饰三大类。以莲花荷花纹、忍冬纹、云气纹、几何纹、联珠纹、团花纹等为主要表现形式。这些图案尤以藻井图案中多见,其线条之丰富、构图之繁杂、图案之精美,非亲睹不能想象。

  仅以三种为例

  三兔藻井图案,展现协调之美。莫高窟壁画中共计11窟绘有三兔藻井图案,其中以407窟(隋)、205窟(初唐)等窟最具代表性。以第407窟(隋)为例,画者不仅摆脱了北朝那种斗四抹角叠涩的程式,而且在艺术美的构成上独具匠心,具有很高的艺术成就。方井中心绘八瓣重层大莲花,圆形花心中心绘有三只旋转追逐挽郭,三兔三耳,每兔却有双耳之感,简洁明快,三耳相接,构成三角形,与圆心外框自然成趣。莲花四周环绕飞翔的八飞天和旋动的天花,运动方向与三兔一致。如此精湛构图,让我们不得不为前人丰富的想象力和卓越的才智所折服。

  莲花藻井图案,展现华丽之美。据敦煌研究院统计,绘有莲花藻井图案的石窟达81个之多,占莫高窟藻井图案总数的28.6%,其中以初唐的藻井团最为华丽。如334窟(初唐)的莲花藻井图案,被画者诠释得琳琅华丽,由边饰起始,均等分绘有白地叠鳞花瓣纹、半团花纹、地宝相花纹、卷草纹和白珠纹。从藻井中央八瓣大莲花起始,纹饰共分九层。由中心莲花瓣向四周放射,图案层叠浑然,线条交互套叠,厚重均衡,浓淡雅致。纹样以云头纹作花蒂,敷色丰富,方圆之间尽显华美,显示出唐代特有的庄严富丽,纹饰之精美当是集中国传统纹饰之大成者。

  盛唐茶花纹,尽显简约大方。唐朝是一个伟大的时代,尤其盛唐,文治武功、民殷国富,看其作品,既浓缛敦厚,又清新俊逸。如果说诗词有刚健、婉约两派,唐时茶花纹集二者于一身,又各得其妙,相互昭彰,将汉唐以来活生生的豪气、潇洒、雄迈、大度、严正等一齐放在今人的面前。再如云气纹、光焰纹、联珠纹、宝相花纹、回纹等图案,在当代平面设计和古典家具造型中亦时常被借鉴。

  以线写形,造型洒脱,风格俊逸

  由于敦煌系丝路重镇,东襟中原,西接外域,莫高窟壁画的外来技法融会贯通于民族技法中。以线写形是敦煌壁画的造型基础,随着莫高窟营建规模的不断扩大,壁画技法的扩展愈加丰富,起稿线、定型线、装饰线也逐渐融入绘画技法。辅以折芦描、兰叶描、游丝描、铁线描、行云流水描等技法。尤以曹衣出水,吴带当风等不同形状的线描,使壁画在平面造型上刚劲洒脱,风格俊逸。线描在平面布局上承前启后,统揽全局,使壁画一气呵成。在构图上,将石窟空间布局与泥塑等因素综合安排,尽显和谐统一。此外,在北周第428窟等洞窟的壁画中,已经出现了基于凹凸法的叠染、晕染等技法,科学合理地处理了人与人、人与环境的关系。在敦煌壁画的人物绘画中,如十六国时期的椭圆脸型、北魏时期的秀骨清像,与中原出土的南朝壁画墓风格一致,敦煌壁画已深受中原审美观的影响,唐代人物的中原形象在敦煌壁画中已成为主流,表明融合中西绘画艺术的敦煌壁画,北周以后与中原趋同,已经融入中国传统文化的泱泱长河。

  敦煌壁画的平面造型艺术,是敦煌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对相关专题的研究,前辈学者筚路蓝缕,成果丰然,作为后学不敢居知,仅借对敦煌壁画的平面造型艺术研读抛砖引玉而已。然倘能潜心面壁,从敦煌壁画中探索发现古人智慧,对中华文明也是一种传承。

  (作者为上海应用技术学院教师)

  来源:《 光明 》

爆笑笑话
两性养生
大港物联网云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