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阳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伪异能觉醒第四十三章龙城之变六

发布时间:2019-11-19 18:07:41 编辑:笔名

伪异能觉醒 第四十三章 龙城之变(六)

就在玄衣一行刚刚进入破庙之后,黑压压的骑兵大队便将整片区域占的满满当当,人喊马嘶场面十分嘈杂。

“大人,再往前走数里便是德阳府了!”一名士卒在地图上指了指大致方位示意身旁的将领。

为首那名将军望了望四周环境方才下令:“大家一路奔波都辛苦了,传令各卫今晚就在此地暂时休整一夜,明早再拔营!”

“遵命!”听闻此命令,满脸疲惫的众多骑士纷纷面露喜色轰然回应,军令层层传达至各卫各都,所有的士卒纷纷下马开始忙着安营扎寨。

“大人!镇子口到官道的路全部被他们给占了!”有亲卫出去查探一番后回禀。

“这衣甲制式从未见过,或许是什么地方上的私军吧!如果是马贼的话,应该没有这么严整的军容和精锐的装备。”王哲仔细观察后得出结论。

玄衣早在这支人马到来之时便进行了扫描,除了姓名之外,身份均是未知的问号字符。多次利用木之芯查看过他人的资料玄衣早就对这功能了然于胸,一般来说能够屏蔽木之芯扫描的只有两种情况:一是对方实力至少高出玄衣两个阶层,二是对方用了什么特殊的隐藏身份手法,而且这种隐藏身份手法比一般的易容术要高明许多。

玄衣盯着下方黑衣黑甲的骑士良久,为了稳妥起见还是决定在破庙休息一晚。

“将马匹藏好,我们入庙借宿一晚再作打算!”玄衣轻声吩咐下去,两名亲卫小心的拿出裹蹄布和条形布袋将马嘴和马蹄分别罩上后牵至庙后的小树丛里藏好。

王哲率着四名亲卫一马当先成战斗队形先一步进入破庙查探排除可能存在的危险。少顷,王哲从庙门远远的探出头来朝着玄衣做了一个安全的手势,一行人这才尽数进入破庙中。

眼前的庙宇残破不堪,放眼望去满是断壁残垣,墙根上的不知名野草长的足有一人多高。晚风吹过,一阵尘土四散飞扬。

“大人,这边!这里干净些!”王哲在不远处的墙边朝着玄衣招手示意,难得他在如此残破之地竟觅得一处“宝地”。灰褐色的墙壁保留完好,地面上还铺就了几块石砖,另一侧摆放着一条长条形木桌,桌上空空如也,但隐约可见数个椭圆形的印记,想来是长年累月摆放贡品所至。

玄衣走到墙边席地而坐,将武器行李放在木桌上,随手接过王哲递来的面饼干粮吃了起来。几名亲卫小心的搬动着木板和石块在庙门处制作了一个简易路障,另有两人则借力攀上房顶担当警戒,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王哲凑到玄衣身边一把坐下,毫无形象的脱去沉重的马靴,一边揉着发酸的脚掌一边发出满足的呻吟。玄衣望着眼前这个“追随”自己征战多年的汉子,内心里不免也有几分感慨。

众人没有生火,简单的用过晚饭后便各司其职行动起来,做为一行人中的地位最高者,玄衣自然可以免除熬夜值守的工作,他靠坐在墙壁上随手扯了一条毛毯搭在身上,连日奔波早就使他心身俱疲。不多时,困意渐渐上涌,玄衣很快进入了梦乡。

玄衣做了个梦,姑且也算是美梦吧,背景是龙城巍峨雄伟的城墙,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玄衣从高朋满座的郊外夜宴中归来,微醺的醉意让他的脚步有些踉踉跄跄,拜师学艺数十载终有所得,玄衣深一脚浅一脚的沿着城墙边上的小径行走,坚实的城墙此刻带给他的是满满的安心。

已经过了亥时,城门早已关闭,玄衣强撑着惺忪的醉眼望了望紧闭的城门无奈的挠了挠头,束好的发髻整个散落开来如绸缎般的黑色长发扑在脸上,更加平添了几分狂意。

“哈哈哈!”狂野而嘶哑的笑声惊得树桠上的乌雀扑楞楞的飞走,眼见回家的路被阻隔,玄衣干脆随意找了块石头坐下,恍惚中,眼前总是闪过推杯换盏时那位美丽女子清秀的面容,还有一众所谓“师兄弟”的恭维话语,以及“恩师”洪承启眼角莫名的笑意,一个个似曾相识的片段在他的脑海中不断闪现。

玄衣晃了晃脑袋,在这个空寂的夜晚空气间飘过来一阵阵奇异香味,玄衣不由的微微抽动鼻翼轻嗅,那是一种不知名的香味,但却给人格外清新之感。

“大人!大人!”玄衣尚沉浸在那股奇异的芬芳之中,突然身躯一震,感觉有人在耳畔轻轻呼唤。玄衣勉力撑开厚重的眼皮,王哲的面容映入眼帘。

看见眼前熟悉的亲卫队长满是胡茬的脸庞,玄衣站起身来左右活动着有些僵硬的脖子问到:“何事?”

王哲目光炯炯,轻声说到:“大人,下面那帮人好像有些异动!”

“哦?”玄衣顿时来了兴趣:“带我前去一观!”

王哲引着玄衣走出破庙,清冷的月光下玄衣可以大致看清数名藏在不同方位的值守亲卫暗自点了点头,王哲指着下方那处临时搭建的简易营地说到:“大人,你看那!”

下方这群来历不明的骑士居然列成整齐的军阵静立原地,肃杀的气氛被月光映衬的更加清冷,营地正中不知何时已经立起了一座木制高台,玄衣穷极目力放眼眺望过去,只见高台上摆放着三个巨型海碗,碗内盛着满满的雪白之物,看上去有些像是寻常所见的米面。

“这应该是祭台,他们可能正在进行着某种仪式!”玄衣捏着下巴分析到。

“虎虎虎!”突然间

,下方列阵的骑士齐齐发出三声怒吼,巨大的声浪直冲云霄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骇人。

“咳咳!”就在玄衣感觉经脉微微肿胀,内力开始不稳之时,身旁的王哲已经先一步承受不住开始轻咳起来,王哲惊异的看着咳出的鲜血,月光下清晰可见黑色的血迹透着格外的诡异。

南宁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云南治疗妇科病的医院哪个好
信阳治疗牛皮癣医院
娄底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长阳妇幼保健院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