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阳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绝色逃妃修仙记 第六十四章 互助

发布时间:2019-10-12 21:44:47 编辑:笔名

绝色逃妃修仙记 第六十四章 互助

两人互相对视,谁也不让谁,完全没有一个囚禁者和被囚禁者的姿态。

“哈哈哈,你比我想象中还要难以对付。”水映雪笑着说。

“多谢水小姐夸奖,在下如今身为阶下囚,在你眼里如同在锅里的青蛙,蹦哒不了多久,怎会难以应付呢,你实在是太看得起我了。”白若璃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倒显得惹人疼爱。

“白姑娘好谦虚啊,天阶二级的实力,若不是我请了家中长老,恐怕就是我一人也很难应付得了你啊。”

“哦,是吗?”白若璃故作惊讶,心里是却喜滋滋地想着,小样儿,本小姐天赋异禀,不到一年时间实力就已经天阶,就你这个萌妹子也想捉我。

不过可怜的是,现在身体的灵力被封印了,如今成了名副其实的废物了。

“你很骄傲吧,不过……”水映雪抬眸斜睨着她。

“不过如今我灵力被封,恐怕一辈子都是个废人吧。”白若璃不以为然,好像这件事与自己无关

“你还是很聪明,不过你只要帮我得到大师兄的心,我就留了一条小命,让你在水家做个打扫丫头,如何?”水映雪轻蔑地看着她。

“如何,如此甚好,在下,哦,不,是奴婢谢过小姐不杀之恩。”白若璃欠身行礼。

水映雪似乎很满意,倒是没有在为难于她。

只是她把白若璃交给夏,然后转身就走。

夏挺胸抬头打量着白若璃,像是在看一件稀世珍品。

白若璃被这赤裸裸的目光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姐姐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啊,不好意思,因为我家小姐以前她又是讨厌谁,一定会叫对方生不如死的,可是你却没事,太奇怪了,我可以看出小姐特别讨厌你,甚至是恨。”夏说道。

白若璃很认真地听她说完,也只是苦笑道:“你家小姐确实恨我,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却知道为什么她没杀我。”

“为什么?”夏就像个好奇宝宝。

“因为她……”白若璃摇头晃脑了一下。

“因为什么?”好奇宝宝眼中两个大大的问号扑闪扑闪的。

“因为你家小姐说要你带我洗漱一下,不然她会发脾气的,到时候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白若璃闭上眼睛,又偷偷瞄了一眼夏。

果然她此刻的表情可以说是五颜六色。

“对啊,快走快走。”

“等等,你忘了,我走不了。”白若璃很无奈地指了指自己的腿,那纤细的腿刚才受了疼痛,还能走吗?

夏翻了翻白眼,说道:“小姐刚刚已经把你的脚上的经络接上了,你现在肯定跑得比我快呢。”

“哦。”白若璃应了一声,继续往前走。

“喂,你等等我。”夏在后面追着。

“我不叫喂,我有名字,我就白若璃。”白若璃没有回头。

“切,喂,不,白姑娘,你认识路啊?”

“不认识。”

“那我先带你去洗漱一下。”

“嗯。”

夏带着白若璃到了一间房,里面早已备好浴桶和几件干净的衣裳。

白若璃也不说什么,三五下除去身上的早已脏乱不堪的衣服,钻进浴桶。

身上的伤口已经结痂,浸泡在温水中有些化开,微微有些疼,但是这比体内灵气紊乱的冲击比根本不算什么。

刚才她想借这无人监视的时候,冲破体内的封印,可以早一点离开这鬼地方。

越是这样冲击,越是痛苦,此时她的额头早已大汗淋漓,手死死地抓着浴桶的边缘,指甲触及的地方可以留下一道浅浅的抓痕。

“白姑娘,你洗好后就可以跟我去见小姐。”夏在屋外喊着。

“好。”白若璃尽量把自己的声音装得平静些,不至于把那痛苦的叫嚣喊出来。

好你个水映雪,尽然这么狠,让我这一年来的努力全都打水漂了。

白若璃颓丧地低着头,越想越气,眼泪不知不觉流了出来。

一想到枫婆婆牺牲自己的生命帮助自己打通筋脉,想到枫婆婆倒在地上羸弱的样子,自己的心就好痛,好像揪在一起。

为什么自己会受这无妄之灾,为什么自己会被捉,为什么……

越想越气,越想越难过。

不知过了多久,白若璃才慢吞吞地从浴桶出来,穿上那干净的衣裳。

站在铜镜前看着自己,这几天来受了很多苦,倒显得有些憔悴,脸上没有几两肉,清瘦了不少。

“唉,眼睛都肿了。”白若璃吸了吸鼻子,“我可不能让水映雪看扁了,白若璃不要哭,眼泪是懦夫的表现。”

“白姑娘,你好了没有?”夏似乎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语气有些不满。

“好了。”白若璃走出房间,虽然穿着粗麻布衣,也掩盖不了你清新脱俗的气质和貌美如花的相貌。

“白姑娘,原来这么漂亮。”夏的眼睛都看直了,对于她这个平凡的小丫头来说,不会对谁的容貌有所嫉妒,在她眼里,小姐已经是最美的了,可是现在她觉得就连她家小姐都不及白若璃的十分之一,不,万分之一都没有。

“夏姐姐客气了,再漂亮也不过是一件皮囊,有什么用。”白若璃对她这话不以为然,“去见你家小姐吧。”

“好。”夏在前面带路。

白若璃紧跟其后。

她们二人在水映雪的房门外停下。

这水府不算大也不能说小,一般有大家族该有的大小,但白若璃发现的是,水府比白府大多了,有两个白府那么大吧。

这水映雪的闺房就坐落在水府最好的位置,这恐怕是因为她在这家中的地位不低吧。

进入闺房,水映雪坐在主位之上,有意无意地执起茶杯。

“水姑娘,你杯中无水,不必再装了。”白若璃轻笑道。

“坐吧。”水映雪放下手中杯子,招呼白若璃坐下。

“这恐怕不好吧。”虽然这么说,但白若璃还是挨着她坐下。

水映雪看了夏一眼。

“奴婢告退。”主仆之间默契十足,让白若璃想起了小葵,那个有点胆小,却总是在有危险的时候第一时间挡在她面前的小丫头,想起这个,白若璃嘴角上扬,感觉甜在心头,心中有一种归属感,只是希望这小丫头聪明一点,能发现手镯中的玄机。

“白姑娘,明人不说暗话,那我们就开门见山吧。”水映雪直接挑明,“我知道你不是她,但是我始终咽不下这口气,不过,你要是能帮我,我可以放过你。”

她言语虽这样说,但她的眼神却显得有些晦暗,没有十六岁少女该有的灵气与清明。

白若璃在心中暗暗警惕,这样的女孩本该有花季一般的青春年华,不应该有这样的阴毒心思。

只不过这对于白若璃来说并不算什么,玩心计什么的,难道她还会输给一个小丫头。

在还没有从现代穿越到这玄明大陆的时候,白若璃的年纪已二十有五了,她一个成年人还会怕一个未成年小女生,开玩笑嘛。

“能替水小姐办事,是在下的荣幸。”该有的客气还是会有,白若璃一向是识时务者为俊杰,那韩信都能受那胯下之辱,更何况她又没有让她钻裤裆。

“白姑娘,我的要求不多,你也明白我的想法,各求所需嘛。”水映雪说道。

“各求所需,不知水小姐能满足我什么?”白若璃也不含蓄了。

“封印。”

白若璃看了她一眼。

“白姑娘要的应该是解开封印办法,怎么样,不知这能不能打动你。”

“呵呵呵,水小姐在我身上动了手脚,埋下了这伏笔,我能说不吗?”白若璃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水小姐这一招可谓是一箭双雕。”

“白姑娘过奖了。”水映雪娇羞一笑。

只是她这动作要是不懂她的人,只会觉得她如此的动作犹如那娇弱的小女子,可偏偏白若璃明白,这只是狐狸的伪装,一只狡猾的狐狸。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看病收费怎么样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在什么位置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地理位置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服务预约挂号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