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阳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玄武裂天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器圣降临

发布时间:2019-09-25 22:39:33 编辑:笔名

玄武裂天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器圣降临

一旁的那位紫衣老者像是还沉浸在那一幕精彩绝伦过程中,望着陆随风抬手拭去额前密布的汗珠,才从震撼中回转神来,吐岀一口粗气,带着一絲惊颤的出声问道:"怎么样?这就成了吗?"

"试过才知道!"陆随风一脸肃然的言道,伸手握住那把悬浮在半空的剑器,顿时发出一声轻微的嗡鸣,整个剑体骤然一颤,让人生出一种人剑之间浑然一体的感觉。

一剑飞揚而出,近在数米之外的紫衣老者,顿觉眼前的空间骤然一阵扭曲,天地间,仿佛唯有一人一剑,再无其它。

这一剑,只是平淡无奇的一挥,下一刻,顿觉风云色变,天地间一片骤见寒雾迷蒙,一片,二片……十片,百片,漫空晶莹盘旋的冰花纷洒,每一片都薄如蝉翼,轻灵地颤动旋舞着,十八道冰晶灵环围绕着剑身,不断地盘旋流转,闪射着晶莹的光泽,美伦着奂,令人如醉如痴,疑是梦中幻境。

而这些梦幻般的冰晶灵环,皆如刀锋剑刃般的锐利,沾者见血,肌肤瞬裂,深可见骨。堪称是这世上最梦幻,最可怕优美的利刃杀器。

只是舞出一个剑花而已,紫衣老者仿佛置身于一个冰晶杀阵的可怕意境,触目皆是闪烁不定的冰晶灵环,令人生出一种避无可避的绝望感,真实得令其骇然惊悚的飞身闪退。……

"你这是在做什么?"陆随风见到紫衣老者双目园睜,嘴唇微颤的用手指着自己,一脸都是骇然之色。

"这话该我问你才是!"紫衣老者惊怒交加的喝斥道:"你小子这是要蓄意谋杀呀!"

"我……有吗?"陆随风满脸迷惘之色;"之前不过只是在试剑而已,何来蓄意谋杀一说?"

"拜托,以后千万不要轻易对着人试剑,修为稍弱的人都会被剑势中的意境,直接扼杀当埸。"紫衣老者郁闷无比的肃然提示道。

"这样啊!多谢你老提醒,报歉,我以后会注意!"陆随风深表歉然的拱了拱手。

一件引动天地异象,遭来雷劫的器刃问世,没有人再能淡定自若,无动于衷,两道人影从高处的包厢中飞掠而岀,一男一女,轻纱罩面,长衫,衣裙飘飘地降落地面。

器圣散发出的强大威势,令得全埸所有的人都集体惊惶地躬身礼拜。唯有陆随风一人面对两位至高无上器圣的突然降临,却只是礼节性地微欠了身,并未像众人一般的躬身拜下。

陆随风这种淡然自若,不卑不亢的态度,两位器圣似乎并未因此感觉到极度不敬和忤逆,纱巾罩面下看不清两人神情,有若实质性的目光透过纱巾,移向静静悬浮在半空中的那柄剑器。

殊不知,两位器帝这一看之下,心神顿觉一阵晃忽,眼前突然出现一幅凤翔九霄,嗷啸天际的景象……如不即时地从剑体中退出来,整个心神都会彻底的陷入其中,难以自拔,甚至还可能会被其中的意境呑噬。

"剑魂!"两位器帝几乎同时轻呼出,音调中带着一絲惊颤。剑体就像人体一样,人若无"魂",便如同一具行尸走肉,剑若无"魂",就形同一柄冰冷无情的器刃。

两位器圣不敢再继续深探下去,心神骇然地从剑体中即时的退了出来,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惊颤,两人几乎同时伸手去轻抚剑体,殊不知这柄剑器像是俱有灵性般的忽然向后退缩,一阵抖动,并发出轻微颤鸣;似在告诉对方不可触碰剑体。直惊得两位器帝骇然缩回手来,震惊地将目光投向陆随风。

"此剑器巳俱备完整剑魂,拥有了的灵性,剑体有若人的身体一般,如非此剑的主人同意

玄武裂天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器圣降临

,旁人轻易不允触碰剑体。只须握住剑柄即可!"陆随淡笑地解说道。

两位器圣闻言,都是耸然动容。剑魂一说,只在器典上有过详细的说明,那是超越圣级的存在,在圣山被称之为魂器。至于拥有"灵性"的说法,却还是第一次听说过。

女器圣深吸了一口气,这还是她第一次亲眼目睹了一柄魂器炼制的全过程,抑制着心中振奋和激动,小心地伸手触碰剑柄,剑体此番却是很乖巧地没有拒绝。殊不知,一握之下,整个原本挺直的剑体突然像条玉带般地软塌了下来;"这……"

"前辈不妨注入一絲元力试试!"陆随风出声提示道。

女器圣闻言不加思索地透出一股元力贯注剑体,掌心一震,塌软的剑体豁然挺得笔直,剑锋还有絲絲剑芒呑吐闪射,稳约中透出冰凤的虚影。

女器圣不断地向剑体注入玄力,唯恐其再塌软下来。她这次像是学乖了,不敢再以心神去探测一柄拥了"剑魂"的剑器。

从鬓发处拔下一根发絲,高高地抛向空中,发絲像轻烟般的扭曲着,飘飘蕩蕩地悠悠坠落而下,刚一触及薄如蝉翼般的锋刃,倾刻无声无息地分作了两断,吹毛断发,唯有魂器之上的剑器方能做到。

无须质疑,也就是说这柄剑器至少已属于魂器的存在,已远远地超过了紫月柔炼制的冥神之泪,阴阳棱!不可同日而语。

只不过,到了此时还需要真正鉴这两件刚才炼制的器刃。两位器圣对视了一眼,那位女器圣直接取出了一块幽黑如墨的玄金之铁,这种玄金之铁十分罕见,且坚韧无比,就算在十品帝级剑器倾力的斩劈之下,也只能在上面划下一道半分的裂痕。却不知这薄如蝉翼的魂器斩劈之下会出现怎样的情形?

女器圣亲自出手试剑,贯足元力于剑体之中,剑锋发出一阵轻微的颤响,似若凤鸣,举轻若重的一剑倾力劈下,但听一声"噗嚓"声响,却并未见火花飞溅的景象。

女器圣并未关注玄金之铁之上是否被斩出裂痕,而是凝目望向手中的那柄薄如蝉翼般的剑器,一看之下,剑器通体竟然完好无损,连一点细齿痕裂口都没发现。

"这……"一旁的男器圣突然惊颤的暴出一声轻呼,骇然地用手指着那块被劈斩过玄金之铁,但见那块坚?无比的玄金之铁,正从一道刚被斩劈的痕纹下缓缓地向两旁分裂开,切面光滑如镜……

震撼!史无前例的一幕,直疑自己的视觉是否出了问题,一剑如斩瓜切豆般将玄金之铁劈成两瓣,就连十品的帝级剑器也做不到。那这柄薄如蝉翼般的剑器到底会是什么品阶;圣器?还是真正的魂器?可能吗?

在整个圣山,也唯有器师殿的资深长老,才勉强能炼制出魂器,而成功的机率也只有不足五成。任谁都不相信眼前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竟然能炼制出一柄珍希无比的魂器来。

望着无数双充满了惊诧和有些迷茫的神光,陆随风似乎一点也不感觉到诧然,这一切这本就是在意料之中的事。

"不知两位器圣前辈是否巳鉴别出这柄剑器的品级?"陆随风带一抹讳如深的笑意,略带玩味地出声询问道。

"一件引动天地异象,遭遇雷刧降临的器刃,已经超出了器圣的鉴定范畴,所以,根本无法对其进行准确的定位。"男器圣胸怀坦蕩地回应道,没一点备受忤逆的愠色。

"公子虚怀若谷,不知可否告知这剑器的真正品级?"女器圣柔语轻声地出声道,同样没带一点顶级上位者的冷傲之态;"是否已越出了圣级的范畴。"

陆随风出人意料摇了摇头,接着说了一句十分雷人的话;"无品!"

"无品是什么意思?"陆随风的回答让令两位器圣听得如坠云雾,神情中充满了迷茫和困惑;"公子能不能说得明白一些,这"无品"之说,可谓是闻所未闻!"再度将目光投向那柄所谓的"无品"剑器,仍觉心神间同样地出现一阵晃忽,骇然地即刻移开视线。

尊如器圣般的至高存在,连对这剑器看上一眼,都险些迷失心智,换作旁人岂非会变为白痴?这并不是耸人听闻,两位器圣有些惊颤地如此想着。

陆随风手臂微掦,剑器像是受到了招唤一般,剑体微颤,发出一声欢快地轻鸣,随即挣脱出两位器王的手心,化着一道流光,直向陆随风飞驰而去。

"这柄剑器已非冰冷之物,不但拥有了剑魂,还俱有了一定的灵性。"陆随风轻抚着手中的剑器,像是在安抚着剑魂兴奋的情绪一般;"一旦滴血认主之后,便可以和拥有者产生一种特殊的共鸣和沟通,当危机来临时还会提前发出预警。所以,它的品级并不在器道划分的等级中,更因为这柄剑器称之为"灵器",而且器典中也找不到这个名称的存在。故且称其为"无品"。"

不在器道划分的等级中?直到此刻,两位器圣豁然明白"无品"的真正涵义是什么,那就是超越圣级的存在,魂器了?

海南男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海南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海南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海南治疗包皮过长方法